| 网站首页 | 数学新闻 | 数学文化 | 数学教研 | 考研数学 | 高考数学 | 竞赛数学 | 数学资源 | 数学图片 | 数学商城 | 关于我们 | 数学留言 | 数学博客 | 数学论坛 | 
最新公告:

  没有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数学教育网 >> 数学文化 >> 数学名家 >> 正文
专题栏目
更多内容
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
相关文章
"数学传奇"丘成桐:《诗》…
第二届丘成桐中学数学奖…
第二届丘成桐中学数学奖…
第2届丘成桐中学数学奖颁…
第二届丘成桐中学数学奖…
丘成桐中学数学奖公布 挖…
“清华学堂数学班”将在…
清华大学成立数学科学中…
走进教育数学:让核桃更美…
数学家丘成桐任教清华 将…
更多内容
[图文]南开大学宁园祭大师 "几何之家"数学情           ★★★
南开大学宁园祭大师 "几何之家"数学情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1-1 20:49:57

陈省身故居

    宁园是20多年前南开大学专门为迎接陈省身先生回国而建造的。先生自1985年创办南开数学研究所,每年都和夫人郑士宁在这儿住一段时间,并从2000年起定居于此。今年10月,修葺一新的宁园被辟为“陈省身故居”,在这座雅致的二层小楼内,展出有先生生前使用过的黑板、书籍、电脑、电视等物品以及他的照片、画像等。日前,记者有幸走进这位数学大师在世时最后的寓所。

    黑板必不可少

    故居为两层小楼,淡黄色墙壁、红色屋顶,在冬日的暖阳下显得分外朴素。这一片儿在南开校园当中算是比较安静的了,没有车水马龙,行人亦是不多。踏进故居正门,对面墙上金色的“几何之家”四个大字便映入眼帘,这四字是故居建造时先生亲自所题。

    进门右转即是先生的会客室,现在辟为第一展室。会客室中央是由两张正方形红木桌拼起来的“会议用桌”,几把椅子环绕在侧,前面墙上是被先生誉为“必不可少”的生活物品之一——黑板,上面书写着著名的高斯博内公式。1943年,32岁的陈省身在美国普林斯顿高级研究所完成了关于高斯博内公式的简单内蕴证明,这篇论文被誉为数学史上划时代的论文,他也由此被国际数学界尊称为“微分几何之父”。关于必不可少的“黑板”,还有一件趣事。据南开数学研究所的田义梅老师介绍,先生始终认为,做数学的人就应该随时思考数学问题,随时拿出问题演算推理。他也特别要求在南开国际数学研究中心(陈省身楼)内的每间办公室甚至楼道中挂上黑板,以方便师生随时演算。现在这些黑板还多了一个用处——许多临近毕业的学生在找工作试讲时,都会来到这些黑板前,把这里当作教室“练习”,而经过的师生有时也会停下来,认真聆听。

    60多年生死相伴

    故居二楼是先生的卧室。卧室外的小杂间内陈列着先生生前使用的牙刷、梳子、刮胡刀等洗漱用品,另一个展柜里有先生生前最喜欢穿的华服。

    走进先生卧室,仿佛置身一个温馨的港湾。两张单人床并排,书架在侧,相对的墙上分别挂着先生及其夫人郑士宁的照片,四目相望,脉脉含情,仿佛仍在诉说相守60多年的夫妻情谊。陈省身与郑士宁相识于清华园,当时陈省身在清华研究院,比他小4岁的郑士宁则在燕京大学生物系读书。郑士宁的父亲、清华数学系教授郑桐荪十分赏识陈省身,便托起好友杨武之(杨振宁之父)说媒,促成了这桩婚事。1939年,两人在昆明西南联大结婚。后来陈省身去欧洲求学,郑士宁则留在上海。战事爆发后,交通一度中断,直到1946年,陈省身才和妻子重逢。郑士宁为了丈夫事业甘做“家庭主妇”。1972年后,每次陈省身回国,郑士宁也必陪伴身旁。1985年故居建成时,先生为了表示对妻子的感恩,便取名“宁园”。2000年1月12日,郑士宁在睡梦中悄然离世。陈省身将她的骨灰安葬在南开数学研究所,并在其侧为自己留一个墓穴。陈省身在之后的几年中常常忆起郑士宁,“时常我一个东西找不着了,从前我就说你给我找找,她就找出来。现在找不着就是找不着了。我们60多年没有吵过架。她管家,我不管,我就做我的数学,所以我们家里生活很简单。”

    南开数学所是“第三个”孩子

    宁园对面是南开数学研究所的配套设施嘉园餐厅,取名源自先生的家乡嘉兴;故居左侧则是数学所的招待所谊园。经过谊园再往西走不远,就能看到先生倾注最后二十年心血创办的南开数学所。数学所一楼走廊里,先生的半身青铜像默然挺立,目光深邃,仿佛正在思考着数学问题。1985年,在南开数学研究所的成立仪式上,先生曾经感慨地说:“一个75岁的老人怀抱着自己一岁的婴儿,想想那是一个怎样的心情!”为了中国的数学大国之梦,先生每年都要为学术年活动亲自出面联络邀请国外数学界的著名人士,并利用自己在国际国内的影响为南开数学研究所的发展创造条件,争取各方面的支持。胡国定先生曾在悼词中回忆起先生对数学所的牵挂:“1986年,数学所的谊园招待所正在施工,但校基建处说,实在赶不上在国际会议前完工了。先生十分着急,我也想不出办法。一天下午,我突然接到先生的电话,说他刚从工地回来,听建筑工人说:努努力,也许可能赶得上国际会议之用,并且说他晚上请建筑工人与负责人一起吃饭,要我也去。晚宴中,先生一一敬酒拜托。隔天,当我正担心谊园是否真能如期建成时,突然发现建筑工地灯光辉煌,工人真的加班赶工了。到7月份谊园如期建成,国际会议也得以顺利召开。”为中国数学、南开数学“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是先生最后二十年的真实写照。

    2002年中国少年数学论坛在北京召开时,先生曾为活动题字:“数学好玩”。生性豁达的先生,不仅欢快的畅游于艰深的数学领域,在生活中也极力追求真善美,追求心灵的宁静。

数学文化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数学文化:

  • 下一篇数学文化: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广告合作 | 电子邮局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